你的影子,我的樣子!一門出三兵,父子兩輩參軍報國!

來源:佛山新聞網 時間:2019-06-14 23:01
    不為往事憂,余生只愿笑,下輩子,還繼續做你的兒子。這是蘇杰泉最想對父親說的話。
  三年從軍經歷 一輩子軍人印記
  蘇杰泉的父親蘇偉明,是一名退役軍人。1979年,蘇偉明向父母提出要響應國家的號召,到部隊當兵。作為家中的獨子,剛開始時,蘇偉明的想法,沒有獲得家人的同意。
  但他們并不知道,在蘇偉明10歲的時候,“從軍報國”的種子便已在他心里種下了。“1969年,我的鄰居應征入伍,當時他穿著嶄新軍裝,胸戴大紅花,街坊鄰里敲鑼打鼓歡送他。那時候,我就覺得當兵是一件很光榮的事了。”蘇偉明激動地說,“每次我經過他家門口,總要看看掛在墻上的鄰居參軍照,心里不知道有多羨慕。”
 
  蘇偉明的軍裝照
 
  1978年,蘇偉明得到了家人的同意,開始了他的從軍之旅。
  三個月的集訓,新兵們經歷了嚴寒氣候的考驗。在零下27度的雪山里,衣服被汗水浸濕,成了一塊“冰甲”,手被風雪“雕刻”出了一道道小口。窩窩頭、高粱等北方食物讓南方漢子們一時難以習慣。
  蘇偉明與戰友的合影
 
  “最開始那幾個月肯定是最難熬的,有些兄弟因此偷偷抹眼淚。但當適應了之后,這些困難都算不上什么了。”蘇偉明說。
  經過艱苦的鍛煉和嚴格的考核,蘇偉明被分配到了汽車一連隊,成為一名鐵道兵。在當時,鐵道兵擔負著鐵路、隧道、橋梁、建筑等工程的保障任務。
  “逢山鑿路,遇水架橋;風餐露宿,櫛風沐雨;精心設計,精心施工;汗水融化天山千年雪;風槍打通一路萬重山。這是鐵道兵工作最真實的寫照。
  “當時我們還到唐山支援震后重建,為當地災民重建民房。2008年我們組隊回到唐山探望當地的老百姓。老百姓很感激我們當年所做的貢獻,但有一點對我們的意見很大,他們說師傅最怕來這個小區裝空調,因為這里的房子太結實了,師傅花上幾個小時都鉆不了孔。”蘇偉明笑著說。
  “部隊帶給我的精神力量是我最大的收獲,艱苦的環境讓我懂得吃苦耐勞,也磨練了我的意志。”
  熱心志愿服務 街坊眼中“熱心腸”
  現在的蘇偉明,是一名熱心志愿者,幫扶貧困戰友、賑災救災……這些志愿者行動中,總能看到他的身影。
  2006年七月中旬,廣東省韶關市部分地區遭遇了百年一遇的特大洪水,洪災讓3萬多間房屋倒塌,36多萬畝農田被淹,65萬人的生活受到了影響。
  身在平洲的蘇偉明看到報道,立刻發動戰友,出資出力。短短兩天時間內,兩輛大貨車載著6噸米、面、油等物資,便從平洲出發前往災區樂昌市塔頭鎮。
  橋梁沖垮、道路積水,蘇偉明和三個戰友開了足足5小時,才到達目的地。來不及休息片刻,他們便馬不停蹄地為災民派發物資。直到有其他志愿者前來接力救災,蘇偉明一行才離開。
  “這樣的事例,還有很多”,南海區桂城街道社會工作局副局長梁禮森說,明叔本來就很熱心,在戰友當中很有威信,會經常組織大家,參加一些志愿者的活動。”
  一門出三兵 父子兩輩參軍報國
  不怕苦不怕累的軍人作風,不僅刻在自己的骨頭里,也刻在孩子的心里。
  在蘇偉明的勸導和鼓勵下,他的兩個兒子蘇杰泉、蘇杰超,相繼踏上了從軍之路。
  “軍人出身的父親,無論天氣有多冷,很少生病。這讓小時候被病痛纏身的我,對軍人這個身份多了一分敬仰。”這些生活小事,卻令蘇杰泉記憶深刻。
  “剛到部隊時,高強度的軍事訓練、和戰友之間的小摩擦都讓我有各種的不適應。每次和父親通電話,少不了抱怨,父親說得最多的一句話是‘鋼槍因為磨練而鋒利,梅花因為苦寒而飄香,人的蛻變必須經受苦與痛的磨練,當你挺過去了,你就是一個人才。’”蘇杰泉笑著說起了新兵入伍的那段回憶。
  在與父親的多次交談和傾訴后,蘇杰泉漸漸適應了部隊里的生活,也漸漸懂得了自己身上的責任與擔當。曾經在蘇杰泉心中的“嚴父”,也慢慢變成一名“慈父”。
  蘇偉明向記者展示老照片
 
  如今,蘇偉明和蘇杰泉都退役了(蘇杰超在服役),父子二人仍保持軍人本色,不忘初心不忘本,以勤儉自強、熱心助人、與人向善的紅色家風感染身邊的人。
  記者手記:他的影子,最終成了他的樣子。這大概就是“父子情”的最好詮釋吧。

  文字/佛山新聞網 陳麗雅、芮欣

(責任編輯:韓林瑩)

篮球架价格